记忆最深:当年交公粮的场景.....

摘要: 快点快点;我们快下班吃饭了”

10-11 08:19 首页 巴中学之教育

记得那时候,地球像是要烧着似的,火辣的太阳烘烤着大地,粮站一棵树都没有,两边的排房墙上还残留着白底红字的语录。




在檐下,站着满脸大汗等着交公粮的陌生的叔叔伯伯,手里拿着草帽,一边扇着,一边埋怨,在这种天,其实屋檐下和太阳底下没什么两样,只不过心里觉得好受些,虽然收成不错,但脸上好像没有看到喜悦,每到交公粮的时候,总是要看粮站那些人的脸色。




交完粮的每个人拿着收条,推着平车,收好自己的绳子,有些小孩跟着爸爸后面,总希望爸爸能为他买根棒冰,但总是失望,因为那时交粮是没有钱的,一般能花五分钱买碗冰水喝就不错了。




粮站工作人员一边神气的叼着大前门香烟,一边拨拉着算盘,一把木椅子坐在磅秤旁,椅子边立着把特大油布太阳伞,那个神气劲,活脱脱旧社会地主那形态,不过来交粮的人一般还都要拍拍他们的马屁,他说好就好,他说不好就要你退回去晒个两三天再来,那可就麻烦了。


虽然天很热,但总想跟爸爸出来看看,其实也是想到这来吃吃棒冰或冰水什么的,说白了,那时,农村什么都没有,吃个冰棒喝个汽水都很奢侈。


“快点快点;我们快下班吃饭了”工作人员一边叫着,一边擦着汗,爸爸把袋搬好,来不及擦汗,先给工作人员递了根烟,那工作人员一边打着哈哈,顺手接过香烟放在磅秤上的账本边,那里已经放了不少香烟了,不过放得还算整齐。


这时工作人员一边拿着个好似尖刀又似刺刀的东西往袋里刺进去,那腔调有点像小儿书里的日本鬼子,因为那刺刀中间有个槽,拉出来时,槽里带出了些麦子,熟练的往手里倒了出来,拿几颗塞到嘴里,咯吱咯吱的咬咬,那时我其实是不懂他们为什么这么做,也不关心这些,只有爸爸才认真的看着,因为他不希望退回去。


不过今天总算是顺利的,没有被退回去就很好了,爸爸谢了又谢,工作人员开好收据,爸爸仔细收好,我跟在爸爸后面,脑子里一大堆迷惑,怎么交粮都拿不到钱?为什么要交给他们?自己的东西怎么就不能卖钱呢?一面想着,一面还记着爸爸该给我买些吃的了,不过,爸爸好像并没有那意思,一个劲的推着他的车往外走。


看看日头,已经是正午了,爸爸推着车子,我坐在上面,虽然太阳依然火辣,但我的心情却很好,爸爸的草帽跟着步伐一晃一晃的,汗还在往下淌,看着儿子那幸福样,我估计他的心情应该也不错,我是这么认为的。




如今再也不用交公粮,种麦子还有补贴,但是还是会经常想起我小时候交公粮的事。



学之教育

您身边的教育服务专家!





首页 - 巴中学之教育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