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富婆太会玩了,我服……

摘要: 夜色如墨,华夏西南边境。这里人迹罕至,整个森林里静悄悄的,看不到任何人。然而在一个绝佳的伏击地点,正趴着一个

10-12 10:10 首页 雷霆反击

夜色如墨,华夏西南边境。

这里人迹罕至,整个森林里静悄悄的,看不到任何人。

然而在一个绝佳的伏击地点,正趴着一个人。这是个身材健壮的白种人,眉心有一道疤,从额头延伸至鼻尖,似乎一张脸被分成两半。他身穿迷彩服,脸庞上画着油彩,身上覆盖着新鲜的树枝,头顶草环,和周围的环境几乎融为一体。

他一动不动,似乎是个死人。他阴冷的眼神透过狙击枪的镜头,冷漠的查看着前方密林的情况。

狂风咆哮着席卷而过,天边响起闷雷声,眼看一场暴雨就要来临,这个人依然一动不动。忽然,一道闪电狠狠的撕开黑色天幕,轰鸣的雷声立刻响起,连绵不绝的雷声中,隐约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!

这名狙击手有着敏锐的听力,侧耳分辨出枪声距离越来越近,嘴边露出残忍嗜血的笑容。

狙击手的视线中,很快出现了一个白种人的身影,他速度极快,不过半秒就消失在狙击枪的镜头里。

五秒钟后,又出现了两个矫健的身影,这是两个身穿迷彩服的黄种人,犹如猎豹在森林中急速突进,紧紧追赶前方的白种人。

“son of bitch!You finally come(杂种,你们终于来了)……”狙击手扣住扳机的食指,开始缓慢用力。

后面的两个特种兵,他们两人左手臂的臂章上,写着几个鲜红的大字:“雪狼特种大队”!

这是华夏最神秘,最强大的一只特种兵队伍。成员只有七人,每个人都是站在全世界最顶端的超级强者!

狙击手所在的“诡刺”佣兵团,世界排名第二,这次他们的任务是掩护金三角一个大毒枭过境,却遭遇了华夏特种兵的强力打击!

团长威金斯率领八人入境,结果经过激烈战斗之后,大毒枭被击毙,八人全部阵亡,只剩威金斯一人逃了出来。

尽管华夏特种兵死了二十八人,但雪狼特种大队,仅仅一人受伤。这是诡刺成立以来,经历的第一次如此惨烈的失败。

“trial。”

狙击手耳麦中传来威金斯的声音。

“rogerthat!(收到!)”

狙击手做出回答,飞快的锁定后方的一个特种兵。Trial不仅是他的代号“审判”,也是团长下达命令,让他对追击而来的两人的命运做出判决。

根据手头的资料,后方那个年轻人便是雪狼的队长,代号“贪狼”的陈锋。

迅速锁定陈锋的行进轨迹,看着他的脸,狙击手的嘴角浮现起一抹残忍的笑容,轻轻的说:“byebye……”随后扣下扳机,语气傲然,带着审判意味。

他的枪下,不知道审判了多少世界顶级佣兵。

“砰……”!

枪声响起。

开枪之后,审判立刻转移阵地,几个起落消失在密林中。

猝不及防之下,陈锋立刻做出规避动作。他的战友破军也预判到子弹飞来的轨迹,目标正是陈锋!

破军毫不犹豫,立刻停步,转身,飞扑而去将陈锋扑倒在地,用自己的身体将陈锋完全掩盖。

随后,破军的身体猛的一颤,发出一声闷哼。

子弹直接在他的后背开了一个血洞,从左胸飞出,余势未消,深深嵌入陈锋的右臂之中。

“破军!”

陈锋悲呼一声,搂紧破军的身体急速翻滚,躲在一个大树之后。

陈锋飞快的打开行军包,用纱布按住破军血如泉涌的伤口,随后从包裹里拿出一盒银针。

内劲催吐,银针瞬间冒出银光,陈锋飞快的在破军伤口周围扎下了五针!

若有医学名家在场,定会大为震惊,因为陈锋使出的,是失传数百年之久的“太乙神针”。太乙神针共九针,每一针相互结合延伸又有无穷变化,传说中掌握了第九针,甚至可以起死回生。

然而,陈锋只会五针,后面的第六针就连师傅也掌握不全,最后三针只听过名字。

可是眼下,就算陈锋会全部的九针,他也无能为力。破军的心脏已经被击穿,就算大罗金仙也救不了!

破军的眼神渐渐涣散,他张开嘴,滚烫的热血从口中涌出来,他虚弱的说:“没想到啊,这里还有个狙击手……老大,别白费力气了,我活不了多久。”

“别说瞎话!”陈锋死死咬着牙,没有放弃,依然源源不断的吐出内劲。

很快,在陈锋近乎疯狂的压榨之下,体内的内劲渐渐所剩无几,破军的气息也越来越微弱。

破军颤颤巍巍的伸出手,似乎想去拿下军帽。

陈锋取下他的军帽,翻出一张相片。照片上,一个十多岁的可爱小女孩正朝着他们微笑。

“老大,这是我妹妹苏月如,是我一辈子最疼爱的人,拜托你……帮我照顾她……”

“好。”陈锋艰难的开口说道。他的双手死死握着拳头,指甲都嵌入肉里,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。

“老大,你走吧,去,去杀了威金斯……给兄弟们,报仇啊!”破军说完这句话,永远的闭上了双眼。

“破军……!!”

陈锋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,犹如孤狼啸月。

两行热泪不可抑止的从陈锋的虎目里流下来,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!

“好兄弟,一路走好。”陈锋将军帽轻轻盖在了破军年轻的脸庞上,他擦掉眼泪,眼睛里呈现出一片血红之色,闪烁着滔天的恨意和极度的疯狂!

他拿起冲锋步枪,飞速的朝前方追击。

在陈锋包无保留的全力狂奔之下,他终于看到了威金斯的背影!

然而,这时候威金斯已经到了国境线边缘。

华夏军人,绝对不允许越境追击,尤其是在对方境内开枪,更是严令禁止,这是赤裸裸的挑衅,甚至可能引发战争,谁也承担不了这个责任!

听到身后的动静,威金斯回过头来,带着嘲弄讥讽的神色看着陈锋,一脚迈过了界碑。

威金斯显然知道,只要自己过了国境线,陈锋就拿自己没有任何办法。

身为华夏军人,陈锋尽管心有不甘,却只能在界碑前停下脚步。

“byebye。”面对着陈锋要吃人的眼神,威金斯毫不在意的笑了笑,表情轻松的朝陈锋摆了摆手,慢慢的向后退去。

素来以冷静著称的陈锋,脸庞极度狰狞,因为太过用力,浑身的肌肉都开始颤抖。

他手中的冲锋步枪在这庞大的力量之下发出咔咔的哀鸣声。

威金斯虽然表情轻松,但浑身肌肉并没有丝毫放松,他慢慢的一步步后退,渐渐的就要进入身后的丛林内。

丛林内藏着一辆军用悍马,只要上了车,陈锋单凭两条腿绝对追不上。

看着威金斯一步步远离,自己却只能站着不动,陈锋的心都在滴血。

威金斯的嘴角又浮现起得意的笑容。

看到这一幕,想到惨死的破军和其他二十几位战友,陈锋的脑子里忽然轰鸣一声响,似乎有根弦被崩断了。

吼……!

陈锋仰天咆哮一声,猛然飞身冲出,瞬间就跨过了国境线!

他的眼睛充满血色,脸庞肌肉极度扭曲,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,陈锋已经失去了理智。

陈锋之所以被称为“贪狼”,不仅因为他狡诈多智,更大的原因是深藏在他血脉中的狼性。当陈锋疯狂起来之后,他会失去所有理智,成为一个只有本能的冰冷的杀戮机器。

而这个时候的陈锋,无论是速度力量和敏捷,都会开始成倍的提升。

“哒哒哒!”冲锋步枪喷吐出愤怒的火舌,每一颗子弹都带着陈锋的怒火向着威金斯扫射。

威金斯大惊之下急忙闪避,但他事先根本没料到陈锋居然敢开枪,尽管躲过绝大数子弹,肩膀和小腿却分别中了一枪。

威金斯和陈锋相聚一百一十米左右,然而仅仅不过九秒,陈锋就冲到威金斯身前十米距离。

什么世界飞人,奥运冠军,跟陈锋相比就是个渣。

冲锋步枪的子弹已经倾泻而尽,陈锋把枪猛的朝威金斯头部甩去,威金斯扭头闪避,但是身受枪伤影响了他的动作,陈锋趁机一个虎扑纵身跃起,脚下的泥土已经被剧烈的蹬地力拧出两个土坑。

不等威金斯做出反应,陈锋犹如离弦之箭冲到他身前,脸色剧变的威金斯竭尽全力摆出防守姿势,陈锋右拳爆炸一般轰中他的胸膛,将这个两米高的大汉直接轰得双脚离地腾空,上前一步,陈锋出手快如闪电,一把拧住他的脖子,将他整个人悬吊在半空中。

威金斯的脸色涨得通红,两手拼命掰扯着陈锋的手,然而陈锋的手掌比老虎钳还要刚硬,威金斯根本无力撼动。

远远的山头上,狙击手吃惊的睁大了双眼,这一幕已经超乎了他想象的极限。他自然清楚老大的实力,威金斯可是世界顶级佣兵,可是如此强大的一个人,面对发狂的陈锋,却像一个小鸡仔一样无能为力。

威金斯很快呼吸艰难,进去的空气越来越稀少,而他的挣扎也越来越无力陈锋安静的看着威金斯,他的血色瞳孔里,倒映着威金斯颓败的脸。

忽然陈锋一声狞笑,伸出左手抓住对方的一只胳膊,缓慢而坚定的扭动。饶是威金斯身经百战是个悍将,却也无法承受骨头慢慢裂开的痛苦,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嘶吼。但是被陈锋无情的铁臂扼杀在喉咙里,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。

“嘶啦!”一声,只见陈锋的左手猛然往外一撕,硬生生的扯断了威金斯的一条胳膊。断开处鲜血四溅,喷了陈锋一脸。

陈锋没有任何表情的将这鲜血淋漓的断肢随手扔开,随后将威金斯扔到地上,不给威金斯任何反应的时间,一只脚踩在他的肩膀上,右手拧住另一条胳膊,骤然发力,又扯下来另外一只手。

陈锋用银针暂时封住威金斯肩膀上的血洞,免得他失血过多,太快死去。

欠下那么多人命,绝对不能就让他这么轻易的死掉!

接着,陈锋卸掉了威金斯的两条腿。

狙击手trial已经不敢继续看下去,他见过不少血淋漓的场面,却从未见过如此暴戾嗜血的家伙。他已经失去了继续跟陈锋作战的勇气。更何况,威金斯已经死定了,护送毒枭的任务早已失败,他没必要把命留在这里。

审判小心而飞速的撤离,离开之前,远远的回头看了一眼,只看到陈锋的背影,他提着威金斯的头颅,缓缓的走进了华夏国境线内。

陈锋抓着滴血的人头,走到破军安睡之地,看着他长眠于此的兄弟,轻声说道:“兄弟,我给你报仇了。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妹妹,安心走好!”

第二天凌晨。

“混账东西,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!?”暴跳如雷的老将军一巴掌扇在陈锋的脸上,把他的军帽也打飞了。

陈锋挺拔的身躯依然直立如松。

“你是不是想要气死老子?!”

陈锋默然以对。

老将军重重的叹了口气,走到办公桌前坐下,看着陈锋,怅然说道:“老子拉下这张老脸不要,才没让你进军事法庭,可是你不能呆在部队了。你后不后悔?”

陈锋沉声道:“我后悔。我后悔跑了一个敌人,后悔没有照顾好自己的战友。”

老将军沉默良久,看着这个视如己出的孩子,无力的挥挥手,声音颤抖着说道:“走吧。”

“爷爷,陈锋对不起您!”陈锋跪下来,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,抬起头,额头一片血红。

陈锋是个孤儿,自小被他人收养,十岁被师傅带走,学习了六年,随后被师傅扔进了军队。

是老将军一步步带领着自己成长。陈锋知道,自己是他的骄傲。陈锋知道,老将军的儿子为国捐躯,膝下无人的老人,一直把自己当做亲孙子一般看待,别无二致。

陈锋的眼眶开始泛红,他舍不得离开军营,舍不得老将军,可是他别无选择。

“男子汉大丈夫流什么猫尿?老子看着就厌烦,给我滚!记得老子归天的时候,回来给我抬棺!”

“遵命!首长!”陈锋嘶吼一声,敬了个军礼。随后,他拿起自己的行李,大步走出去,不曾回头看一眼这个生活了足足七年的地方!

陈锋,代号“贪狼”,雪狼特种大队队长。从军八年,第一年就在全军大比武中脱颖而出,被秘密招入雪狼特战队!

第二年,晋升队长,七年里,带领雪狼顺利完成一百六十二次任务,从未失败。荣获个人一等功八次,集体一等功十五次!

与东北军区的最强兵王孙凤年并称为华夏军区的南北双雄。

因为严重违反军记,被开除军籍,逐出军队。

一代兵王,就此卸甲。

陈锋孑然一身从军队离开,去的第一站是师傅隐居的山林,然而那座竹制小楼早已经积满灰尘,人去楼空。

师傅是个闲云野鹤的性子,想必又去哪个花花世界游玩了。虽然没见着师傅有些小小的遗憾,但陈锋相信有缘自然能够相见。

之后经过几天奔波,陈锋回到了他的老家,湘南省江海市。

跟随师傅上山学艺之后,陈锋断断续续的回来看望过自己的养父母,然而从军之后,一直在外执行任务,足足有八年没有回来过,江海的变化让他始料未及,街道还是原来的名字,但所有的建筑物都让他感觉陌生。

陈锋凭借记忆找到了养父母住的那条巷子,走近一看,映入眼帘的是一栋栋空无人烟的房屋,以及一个个鲜红的“拆”字。

夜已深,霓虹灯闪烁,陈锋却找不到家人。

看着这熟悉的小巷,陈锋心中不禁有些怅然,物是人非啊。

忽然间,从旁边一条小巷深处,传来一阵打斗喝骂之声,随后一阵匆忙急促的脚步声朝陈锋这边接近,显然是有人正在往这边逃跑。

片刻之后,两个人影飞快的冲了出来。

前面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少女,白嫩小巧的鹅蛋脸,一双闪亮的眸子似乎会说话,身穿白色衬衣和蓝色短裙的学生装,一根暗红色条纹领带搭在她高耸的胸部上,更显诱人。短裙下是一双笔直修长的雪白美腿,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与动感。

美少女洁白的衬衣上溅了很多别人的血,脸色极其苍白。身后跟着一个壮实的成年男子,应该是她的保镖,受伤不轻,衣服上面都是血。

美少女看到陈锋,一边朝他跑来一边发出惊惶的呼叫声。

“救我,救救我!”

“小姐,小心!”又一道黑影猛的从她二人背后冲出,速度极快,一记刚猛的重拳直砸陈锋的面门。

看这一拳的威势,来人是个内息境高手,但这样的层次在陈锋眼里并不够看。一个照面,陈锋就看清了来人,是一个威猛雄壮的老者,他的腹部被砍出一道口子,鲜血染红了他衣服的下摆。

陈锋击出一掌后发先至,击中老者胸口。他看出这个老人身受重伤,因此并没有下重手,只是将他推开。

“我想你是误会了。”陈锋看着对面的老人说道:“如果我是你的敌人,这一掌,你绝对承受不起。”

老人的警惕之色顿时消失。

这也怪不了他对陈锋产生误会,大晚上的他一个人站在这条巷子里,正好堵住了他们逃生之路,老者下意识就将陈锋当做了敌人。

但是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老者知道陈锋那一掌并没有用力,正要开口表示歉意,身后传来一阵激烈的喊杀声。

追兵就快追上来了。

老者脸色一变,匆匆说道:“小伙子,刚刚是我莽撞了。你赶紧走,虽然你身手不错,但是不要趟这趟浑水!”

老人的这一席话,让陈锋好感大生。他见多了世间百态和人性的丑恶,像这位老者这样的忠义之士,如今实在不多见。

老者说完,也顾不上陈锋,护送着美少女匆匆逃跑,然而他们刚刚跑了两步,小巷出口处响起刺耳的刹车声,两辆白色金杯面包车刷的停在出口,堵了个严严实实,耀眼的远光灯照着他们,非常刺眼。

车门拉开,一个个精壮的汉子从面包车上鱼贯而出,手里都抄着家伙,足有十六七个人。

领头的一个板寸青年,他指着老者狞笑一声:“李长福,你个老不死的,我看你往哪儿跑!”

老者不屑的道:“我呸!赵刚,当初是哪个龟儿子在老子面前奴颜婢膝,非得认我做爷爷?”

赵刚脸色一沉,怒极反笑道:“好一个瓮中之鳖,也敢如此嘴硬,老子今天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说话间,背后十几个手持砍刀的大汉都追了上来,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将老者一行人和陈锋全都包围起来。

身后另一个领头的,是一个光头中年人。见李长福身受重伤,被团团包围,大势已定,不由得畅快大笑:“李长福啊李长福,你以为靠着七爷就牛逼了?想不到你也有今天。”

美少女又惊又急,尖叫道:“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赵刚嘿嘿一笑:“方媛媛,你以为杀了李长福,抓了你这个宝贝女儿,七爷那个老不死的能拿我们怎么样?啊?”

“李爷爷。”听到对方要杀人,方媛媛急得掉下眼泪来。李长福沉声道:“小姐,除非我死,否则不会让他们动你一根头发。”

“李爷爷,我不要你死,不要啊……”方媛媛泣不成声,绝美的脸庞上布满了泪水。

李长福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,随后上前一步,扬声喝道:“想动我们方家小姐,来来来,先问过我答不答应!”

赵刚狞笑一声:“死到临头还敢嘴硬!兄弟们,女的留下,其他人全部砍死!给我上!”

李长福大喝一声:“慢着!”他指着陈锋说道:“这只是个过路的普通老百姓,你们三合会和我龙门的恩怨,不要牵扯无辜之人!”

赵刚瞟了陈锋一眼,见他还没有李长福雄壮,丝毫不放在心上,喝骂道:“三合会办事,闲杂人等,赶紧滚蛋!”

“赵刚等一下。”身后的光头大汉说道:“除了方家的小妞,今天这事不能留活口,免得麻烦。”

赵刚点点头,恶狠狠的大喝道:“算你倒霉。兄弟们,上!”说着他手一挥,身后十几个小弟立刻发出一阵喊杀声,蜂拥而上。

光头大汉手一挥,第二波人也发动了攻击。

“小李,你守住后面!”李长福虎吼一声,拉开架势,迎上对方第一波进攻。

保镖小李应了一声,勉强往前走了几步。他实力不及李长福,更是受了重伤,但是对方今天摆明了要赶尽杀绝,四个保镖兄弟已经全被砍死。小李他知道拼命是死,不拼死得更快,只希望临死前能拉上几个垫背的。

人潮瞬间将李长福和保镖淹没,李长福虎吼连连,打倒几个敌人,但奈何对面人多,他终归老矣,体力不支,局面岌岌可危。

而保镖小李仅仅砍伤了对方一人,就被好几个人乱刀砍死。

陈锋的眉毛缓缓拧在了一起。

方媛媛惊叫一声,死死的抓住了陈锋的胳膊,她身边只有陈锋一个人,下意识的将他当成了最后的依靠。

方媛媛哭得梨花带雨,她的声音颤抖着,看着陈锋哀求道:“哥哥,救救李爷爷吧。救救他吧,我求你了。”

陈锋没有说话,他只是看了她一眼,微微用力震开了她的手,而后缓缓向前走去。

实际上,陈锋对于黑道分子并没有太多反感。陈锋已经明白,这是一起黑道上的仇杀,他本不想卷进这场是非,然而对方实在心狠手辣,面对一个老人和一个少女都毫不留情,这不禁让陈锋大为愤怒。

更何况,对方不分青红皂白,就要将陈锋一同砍死,如果换做普通老百姓,岂不是白白冤死?

如此人渣,死不足惜!

陈锋出手了。

他开始奔跑,方媛媛只是一个眨眼,就发现陈锋已经不在。

陈锋没有发出震天怒吼,没有喊出豪言壮语,甚至因为他的速度太快,都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直到他冲到对面人群之中,第一个人被他击碎鼻骨发出惨叫的时候,才惊动了其他人。

紧接着,三合会领头的赵刚光头以及方媛媛,全都看到了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他们只看到一个旋风般的身影席卷而去!

放到第一个马仔之后,陈锋没有丝毫停留,继续往前冲杀。

第二个马仔被陈锋反手一群砸中后脑,砰的一声倒地挣扎不起。

第三个被陈锋一拳打中太阳穴,身体不由自主的转了几圈,才晃晃悠悠的扑倒在地。

接下来,第四个被陈锋一脚踹开五六米远,直接砸在面包车上,车门顿时凹陷进去一大块。

第五个被踢中膝盖,腿当场就折了。

陈锋鱼跃腾空而起,两记凌厉飞腿,同时踹飞第六第七人。

短短十五秒,光头这边的马仔全部倒地不起,个个在地上打滚,捂着被陈锋击中的部位发出阵阵哀嚎声。

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惊呆了,这是在拍电影吗?

光头和赵刚脸色变得铁青,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能打的人!李长福在江海乃是有数的高手,但跟陈锋完全没得比。

见陈锋如此神勇,方媛媛惊喜万分,然而就在此刻,却听到李长福惨叫一声,方媛媛扭头一看,只见李长福奋力劈死一人之后,踉跄后退。

他的腹部上插着一把砍刀,整个刀身都捅了进去,雄壮的身躯摇摇欲坠。紧接着,一把砍刀狠狠的劈在他的后背上,李长福再也支撑不住,仰天轰然倒地,没了动静。

“李爷爷!”方媛媛发出一声悲呼,只觉得眼前一黑,随后晕了过去。

“该死!”陈锋心中怒气升腾。

未 | 完


由于篇幅限制,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,陈锋能不能从那些人手里将李长福和方媛媛救出来,救出来后他还能脱身吗,我们拭目以待?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后续章节高潮不断


首页 - 雷霆反击 的更多文章: